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解語者戰鬥為陸隱打開了一扇新的窗戶,如果他能將對星能的掌控提升到這兩人的層次,狩獵境也將無人是他對手,即便防禦無敵的阿盾也會被剝奪星能處於下風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索哈爾作為研究會副會長,多年來培養了很多解語者,也有很多親信,他的出手意味著研究會分裂,解語者之間的戰爭開始。

德琳首先被君先生攻擊,翼風替德琳擋了一擊,周邊數名掌禦中級解語者紛紛出手,太原星上解語者混戰開始。

索哈爾並不蠢,他雖然不知道德琳,維家那些人的謀劃,但既然有能力對付威脅鄧普的解語者,又想成為會長自然早有準備,已經控製了相當一批解語者和修煉者,想要搞垮他冇那麼容易。

遠方,維容看著太原星在震動,目光讚歎,“不愧是最頂級解語者的戰鬥,就算啟蒙境強者麵對他們可能都要吃虧”。

這時,安琪到來,看著維容,“開始吧”。

維容點頭,對著個人終端下令,“立刻開始”。

天空,無儘航運飛船內的修煉者齊齊走出空間站,朝著真解殿飛去。

與此同時,太原星出現一批來曆不明的修煉者,全部湧向真解殿。

祭台下方,陸隱目光所見到處都是混戰,不過索哈爾的人畢竟少,很快落入下風,但索哈爾太過強勢,在他眼中,黎老怪的符文道數比索哈爾差了不少,短時間可以支撐,卻撐不了多久。

阿盾來到陸隱身側,“我們走吧,這裡太危險,這顆星球很容易崩潰”。

陸隱目光閃爍,忽然想起了什麼,四處尋找鄧普,原寶真解可是還在鄧普手中。

突然地,陸隱頭皮發麻,一種令他毛骨悚然的寒意籠罩,他下意識施展秘步移動身形,原地,一縷細芒掠過,撕裂虛空,洞穿遠處數名修煉者和解語者,消失於天地間。

他陡然轉頭盯向右手方,那裡,一個解語者正冷眼看著他,此人陸隱認識,是十六個參加第三輪比賽的解語者之一,早早的被淘汰,卻居然對他出手,而且攻擊之淩厲令他都發寒,那道細芒的符文道數不比尋常啟蒙境攻擊差,發出這道攻擊的,是這個解語者的左眼。

阿盾還冇反應過來,那名解語者右眼變換,陸隱瞳孔一縮,不好,第二道攻擊降臨,剛想到,眼前,細芒再度撕裂虛空而來,陸隱手一揮,宇字秘發動,細芒轉移方向朝著天空而去,將整片天地切割出一條黑色的空間裂縫。

阿盾駭然,立刻取出雷盾擋在陸隱身前,“誰在偷襲?”。

陸隱推開他,走到那個解語者眼前,此人已經死了,符文道數徹底消散,他看著此人黝黑的眼孔,想著,抬手按在此人頭顱上,目光一變,微微用力,擦哢一聲,頭顱碎裂,冇有鮮血流淌,有的,隻是一枚碎裂的晶片,不過數秒,晶片化為顆粒掉落在地。

陸隱目光凝重,不解的看著這一幕。

“怎麼回事?”阿盾問道。

陸隱搖頭,他也不知道,此人莫名其妙襲殺他,而且居然發出了媲美啟蒙境的攻擊,這可是啟蒙境攻擊,不是狩獵境,外宇宙有幾個啟蒙境強者,此人居然可以發出此等殺機,而且大腦被晶片替換,這種手段難道來自科技星域?

陸隱正觀察那個刺殺他的解語者,遠處,枯偉卻在盯著他,目光發亮,“宇字秘,宇字秘,找到了,原來老傢夥們冇猜錯,宇姓一脈真的躲在外宇宙,可惜,內外宇宙隔絕了,這傢夥可不好對付”。

轟隆一聲,太原星發生巨顫,大地開裂,自遠方而來。

無數人轉頭看去,那個方向,是真解殿。

天空,索哈爾和黎老怪同樣轉頭看去,“真解殿被攻擊,有人趁亂想動真解殿”黎老怪大喝。

索哈爾臉色難看,“黎老怪,真解殿內有研究會無數年的珍藏,不能出事”。

黎老怪看向下方,“翼風,你去守著真解殿”。

翼風毫不猶豫飛去。

德琳看向真解殿方向,臉色幾次變換,非常難看,她知道自己被耍了,維家那些人的目的不是將她捧上會長之位那麼簡單,他們看上了研究會無數年的積累,想要搶奪這些積累再造一個研究會。

但知道又如何,她不可能放棄現在的局麵,索哈爾必須死,唯有坐上會長之位,未來纔可以慢慢找維家那些人算賬。

“黎老怪,我們先解決外人如何?真解殿不能出事”索哈爾焦急。

黎老怪冷喝,“有原寶陣法守護,又有翼風支援,真解殿不會出事,索哈爾,如今最大的威脅是你,承認罪行,辭去副會長之位,你依然可以留在太原星,不要執迷不悟”。

“狂妄,就憑你?”索哈爾憤怒出手。

下方,汐淇躲在角落,忐忑看著四周,“我們怎麼辦?”。

“找那個熟悉的雙足獸,讓他保護你”魚拍打著尾巴,魚鰭指著陸隱。

汐淇迷茫,“熟悉的?誰呀?”。

“魚大人怎麼會記住你們雙足獸的代號,找他就對了”魚大聲道。

汐淇哦了一聲,衝著陸隱就跑過去。

周圍,金屬直男,大蛇女王,同米爾都在圍攻一個掌禦中級解語者,鄧普早已消失不見,材堅強更是在第三輪被淘汰的一刻便離去。

遠方,真解殿內出現一批修煉者,令真解殿殺戮四起。

真解殿由於有原寶陣法守護,星能固定,想要戰鬥必須掠奪星能,任何修煉者進入真解殿都是吃虧的,搶星能他們絕對搶不過解語者,但這批修煉者憑的並非戰技功法,而是科技武器和**強度,這批人就像瘋子一樣出手,他們,來自宙盾。

對於宙盾這種雇傭兵組織而言,宇宙有太多的地方無法動用星能,他們早有準備,不缺乏鍛鍊**的瘋子,也不缺乏科技武器。

“號召更多的解語者加入真解殿守衛”留守真解殿的是一名兩星掌禦中級解語者,是會長基爾洛夫的親信,專門守護真解殿不外出,如今,他手上已經沾染了數十條人命的鮮血,遠處還有更多宙盾的雇傭兵殺來,當然,這些解語者並不知道這些人來自宙盾。

除了宙盾,自然也有維家修煉者,蝶影族修煉者以及聖亞疆域鬼影劍派的人。

鬼影劍派是聖亞疆域與摩柯劍派齊名的劍派宗門,其劍法詭異莫測,身形如影子般鬼魅,非常難纏,尤其是其宗派劍法有很多不需要星能,聞名周邊疆域。

此次鬼影劍派也跟維家和蝶影族合作,共同謀取解語者研究會無數年的珍藏。

掌禦中級解語者五指併攏,星能化作撕裂空氣的勁風將前方數十名雇傭兵撕碎,鮮血灑遍大地。

頭頂,一名修煉者降臨,掌影翻飛,卻被掌禦中級解語者擊退,星能都被削弱,一切戰技麵對掌禦中級解語者都無用,“你們到底什麼人?居然敢對解語者研究會出手,不怕死嗎?”。

無人迴應他,如今內外宇宙隔絕,不管是解語者研究會還是青年評議會都冇有了支援,過去了大約兩年,曾經的忌憚早已消失,相反,這些曾經的龐大組織逐漸成為外宇宙無數勢力眼中的肥羊。

真解殿外不遠處,維容麵帶笑容,“曾經的龐大組織啊,會被歲月抹平,多麼壯觀的一幕,安琪小姐,你想過有一天能近距離看到太原星崩潰嗎?”。

安琪臉色沉重,這裡可是解語者研究會總部,曾經他們連一個解語者都不敢得罪,生怕惹來報複,而今,他們瘋狂的攻擊研究會總部,換做兩年多前絕對是無法想象的,如今居然做到了。

“誰能想到堂堂解語者研究會會麵臨崩潰”安琪沉聲道。

維容笑道,“這隻是開端”。

安琪迷茫,“開端?”。

維容嘴角彎起,“你想過嗎,外宇宙有很多龐大組織靠著內宇宙乃至新宇宙的關係作威作福,他們積累了太多的資源,擁有太多秘密,這些組織無數年來都是外宇宙七十二疆域不敢得罪的龐然大物,但如今,我們瓦解瞭解語者研究會總部,你覺得剩下的那些組織還有誰會忌憚?”。

安琪目光一變,“這纔是你的目的”。

維容大笑,“三葉草公司,梅比斯銀行,青年評議會,極光宇宙飛船公司,這些巨頭哪一個不是盤剝了外宇宙無數年,他們的觸手延伸到了外宇宙任何一個角落,就連剛出生的孩子都知道這些組織,我們要做的就是瓦解他們,得到他們的資源壯大自己,未來內外宇宙肯定會恢複,到時候外宇宙將不再忌憚內宇宙,我們要與他們平起平坐”。

安琪震撼的望著維容,一個人的野心有多大,他的未來就有多寬廣,這一刻,安琪深切體會到了維容那份如星空般無垠的野心,心中蕩起漣漪,看維容的目光漸漸變了。

維容嘴角含笑,看向安琪,伸出手,挑起她的下巴,“你說,如果我們將這些組織全部瓦解,能強到什麼程度?是否可以,一統外宇宙?”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