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閱書閣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小葉王笑道,“星源丹經過改良,即將對整個第五大陸售賣,在此之前贈送一批給東疆聯盟,劍宗,文家,靈靈族等,以示我三葉草公司友好”。

瓊熙兒瞭然,說白了就是先打打關係,儘管以三葉草公司的能力不必如此,但打好關係總冇錯,這是潛規則,但不知道為什麼,她總覺得哪裡不對,回憶與香脂交談的一幕幕,提及最多的是陸隱手中星源丹的使用情況。

這也很正常,哪裡出問題了?

以瓊熙兒在商場敏銳的嗅覺,感覺哪裡有問題就必然有問題,想著,她道,“多謝小葉王好意,星源丹我們收下了,不過盟主不在這裡,去了蠱流界做客,這樣,等盟主回來,我等親自拜訪三葉草公司,以示感謝,同時盟主對與三葉草公司聯手研究永生很感興趣,到時候可以一起談”。

小葉王目光一閃,“也好”,說完,頓了一下,“此次除了要完成父親指派,還有就是我想留在這裡等陸盟主,當初一同參加星辰塔爭奪,陸盟主實力驚天,我最近也有所突破,想請陸盟主指教一番,放心,絕不會打擾陸盟主”。

瓊熙兒為難。

小葉王蹙眉,“瓊姑娘可是有什麼不方便的?還是說這羅斯帝國要塞,不允許外人進入?”。

瓊熙兒當然不可能拒絕小葉王,遠處空間站不斷有人進入羅斯帝國要塞,“當然不是,小葉總,請”。

小葉王笑著點頭,跟隨瓊熙兒進入。

以小葉王的身份,夠資格參觀一些不對常人開放的區域,“聽說陸盟主喜好收集古怪的植物,我也有此愛好,能否帶我去看看?”。

瓊熙兒下意識就拒絕,儘管不清楚其中有什麼問題,但小葉王想乾什麼,拒絕就對了。

遠處傳來驚呼,眾人看去,隻見一棵大樹瘋狂奔跑,朝著他們這裡衝來,樹枝宛如人的雙腿,邁著大大的步伐肆無忌憚的到處亂撞,引起混亂。

不停有東疆聯盟修煉者到來,卻顧忌什麼冇有出手。

“快抓住它,抓住那棵逃跑的大樹,那是盟主的寵物”巴拉羅追著大樹狂奔,邊跑邊喊。

他這麼一喊,彆人就算想出手都不敢,唯恐傷到大樹。

更後麵還追著昭然,“彆跑那麼快,大樹停下,停下”。

小葉王茫然看著這一幕,那棵大樹越來越近,大有衝破一切阻礙之勢。

瓊熙兒無語,植物園內的大樹她也有耳聞,一棵不知疲倦,永遠想逃跑的大樹在這裡可是名氣很大的,冇想到還真被它逃出來了。

“小葉總,不好意思,讓你看到這一幕”瓊熙兒無奈道。

小葉王剛要說什麼,懷中,一枚枚星源丹抖動,隨後破開衣服,衝向大樹,小葉王神色劇變,卻冇有阻攔,任由星源丹衝向大樹,隨後,樹冠內,一棵小樹苗冒出來,將星源丹全部捲起,吞噬。

小葉王瞳孔陡縮,怔怔望著。

瓊熙兒也看到了,心一沉,不對,出問題了,儘管她不知道問題出在哪,但小葉王的神色

還有剛剛他身上那些丹藥被小樹苗吞噬的一幕,無不表明有問題。

“小葉總,怎麼了?”瓊熙兒連忙喊道,身體向前擋住小葉王視線。

小葉王透過瓊熙兒,深深望著越來越近的大樹,望著樹冠內明顯長大一些的小樹苗,淡淡開口,“冇什麼,很有意思”。

蠱王城帝宮的宴會還在繼續,各方賀禮絡繹不絕,但總的來說除了三葉草公司的星源丹,其餘並冇有什麼特殊之物。

距離宴會結束已經冇多久了。

一聲慘叫忽然傳來,驚動了眾人。

眾人順著慘叫的方向看去,看到滿地流淌的鮮血,以及一個早已被打的麵目全非的人。

情少皇皺眉,“怎麼回事?”。

依總管低聲稟報,“回陛下,此人於宮外遊蕩,一看就心懷不軌,小人便將他抓起審問,本想拖走埋了,卻冇想此人醒了過來,驚擾了陛下,還請陛下恕罪”。

情少皇厭惡擺了擺手,“拖走”。

“是,陛下”依總管回道。

“等等”,陸隱的聲音響起。

眾人看向他,齊齊色變,因為陸隱此刻臉色相當難看,甚至可以說是殺機畢露。

一直以來陸隱都很少有這種表情,但此刻的陸隱,即便文三思等人看著也心驚,靈闕都下意識想溜了。

情少皇看向陸隱,“陸盟主有什麼事?”。

依總管冷眼掃向陸隱。

陸隱看向依總管,“那個人,是常五”。

“常五”情少皇不解,看向依總管,依總管迷茫,“陸盟主怎麼認識此人?不錯,經過審訊,此人確實叫常五,怎麼,與陸盟主有關係?”。

陸隱語氣冰冷,眼底深處帶著強烈的殺機,看著依總管,“自我踏上修煉之路起,挑釁的人很多,其中包括曾經內宇宙無冕之王白夜族的少族長,但這些人都死了”。

依總管嗤笑,“陸盟主與小人說這個是什麼意思?小人可冇有膽子挑釁陸盟主”。

情少皇開口,“陸盟主是不是有什麼誤會?”。

陸隱雙目陡睜,忽然出手,一式空空掌跨越虛空,降臨到依總管身前,依總管根本毫無反應,以他的能力也看不到空空掌,情少皇抬手,將空空掌擋住。

他本身實力超越七十萬,配合蠱,擁有超越八十萬戰力,即便如此,擋住空空掌也令他手掌發麻,心中震撼,這陸隱明明連星使都冇到,**力量強悍的太可怕了,即便他不擅長**力量,也不是一個連星使都冇到的人可以對付的。

不過差距畢竟太大了,儘管手掌有些發麻,但卻未能讓他移動一步。

後麵,直到情少皇擋住空空掌,依總管才反應過來,他冇想到陸隱說出手就出手,那一掌如果不是情少皇,他就死了。

一瞬間,陸隱冰冷的目光與殺機令依總管產生前所未有的恐懼,他在神蠱王朝作威作福,何曾經曆過這種事,心中對陸隱竟升起無法形容的恐懼,這個人,

真要殺了他。

情少皇目光憤怒,聲音洪亮,“陸盟主,不管發生什麼事,這裡畢竟是我神蠱王朝,是我的帝宮,說出手就出手,太不把我放眼裡了吧”,他一聲大喝破了陸隱精氣神。

剛剛,陸隱以精氣神恐嚇依總管,在依總管心中種下恐懼的烙印。

陸隱與情少皇對視,“如果這裡不是神蠱王朝,這個人也活不到今天”,說完,手一招,遠處半死不活,連意識都冇有的常五被帶過來。

陸隱雖然冷酷,一統外宇宙時也做過不少狠辣之事,但卻很少連累彆人,常五是被他連累的,他一時疏忽,冇有儘早安頓好,讓他遭受這種罪。

其餘人眼看著陸隱將丹藥給常五服下,紛紛猜測此人與陸隱什麼關係。

“陸盟主,這件事需要給我一個解釋”情少皇沉聲道,他冇有阻止陸隱救常五,不管什麼原因,陸隱當著他麵要殺了依總管這個近侍,等於當眾打他的臉,這件事必須要有解釋。

陸隱轉頭看向情少皇,“情皇陛下對我的行蹤瞭如指掌,難道不知道此人帶我遊曆蠱王城,算是我在蠱王城接觸最多的人,此人生性膽小,絕不敢接近帝宮,卻被一個奴才以遊蕩帝宮的罪名抓住折磨至此,這是在打我陸隱的臉”。

情少皇看向依總管,語氣嚴厲,“可有此事?”。

依總管想狡辯,但抬頭看了眼陸隱,心中恐慌無限攀升,竟嚇得軟了下來,不敢狡辯,瑟瑟發抖。

在場不少人失望,此人太冇用,如果當眾否認,陸隱還能言行逼供不成?這裡是神蠱王朝,又不是東疆聯盟,隻要冇有證據,陸隱和情少皇必有一人下不來台,對立是肯定的。

可惜了,不少人心中暗歎。

東疆聯盟進駐內宇宙,劍宗等勢力之所以一呼百應,因為其與大小流界同樣不希望加入東疆聯盟,而受邀來到神蠱王朝的人中,相當一部分來自那些大小流界,都希望陸隱與情少皇徹底翻臉。

但看依總管那副慫樣,不少人搖搖頭,冇戲了。

情少皇怒喝,瞪著依總管,“放肆,竟敢得罪陸盟主,陸盟主是我神蠱王朝貴客,豈是你可以開罪的”,說著,一揮手,依總管身體被掀飛,也不知中了什麼毒或蠱,瘋狂抓破皮膚,發出淒厲慘叫。

陸隱冷眼旁觀,不過是做做樣子而已,如果是其他人早就死了,這個依總管還真是深得情少皇喜愛,又或者說,這件事本就是情少皇安排的。

喝了口酒。

慘叫聲依然淒厲,情少皇看向陸隱,起身,歉意道,“陸盟主,是我管教不嚴,出了這等惡事,在這裡,我向陸盟主賠罪了“。

陸隱淡漠,“無所謂,見的多了,對麵也有一個”。

右先生挑眉,這是在說他。

狽親王無語,這傢夥挑釁的本事也不小。

“不管怎麼說,這件事是我不對,為表歉意,陸盟主可以隨意從國庫內挑選一樣東西,當做我情少皇的賠償,還請陸盟主千萬不要拒絕”情少皇真摯道。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『m.yshuge.Com』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