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閱書閣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中平界某一地,一雙狹長幽暗的雙目出現,“暗殺失敗,退回全部傭金,或者,提高價碼”。

“提高價碼?為什麼?難道就因為一次暗殺失敗?你無界不是最講究信譽嗎?一次暗殺失敗就加價,以後誰還找你們做生意?”。

“在你之前,已對此人暗殺過兩次,皆失敗,此第三次失敗,必須加價”。

“哼,看來之前雇傭你們的人放棄了,你們是把我當肥羊宰了吧”。

“加價,或者,放棄,請選擇”狹長雙目越加幽暗。

“好,我加價,不過也隻加一次,彆再失敗了,要知道,此人的情報並非我提供,是你們自己確定的價碼”。

飛甲隘,陸隱單獨進入尋找郭善,而龍奎,則讓攰縮小體型,靠在他肩膀上,同樣一個人進入,直接來到了飛甲軍軍主府,麵見龍憲。

龍憲對於龍奎的出現並不意外。

兩人相對而坐,龍憲對龍奎頗為熱情,“一彆數百年,龍奎長老還是老樣子,一點都冇變”。

龍奎淡笑,“你我達到星使,數百年不過彈指一揮,怎麼會有變化,隨便一次閉關就過去了,倒是第一次看到令公子”。

龍憲身側,龍定對龍奎恭敬行禮,“小侄龍定,參見龍奎長老”。

龍奎點頭,肩膀上,攰好奇打量著龍定。

“龍定,安定之意嗎?看來憲兄在這飛甲隘過得挺安逸”龍奎目光一閃道。

龍憲笑道,“安逸不敢,畢竟飛甲隘是我白龍族辛辛苦苦奪下來的,當初與另外三方的混戰還曆曆在目,我飛甲軍可是犧牲了不少,如何敢安逸”。

龍奎道,“令公子實力不錯,已經達到狩獵境,就快可以突破啟蒙境了吧,可惜如果早一步突破,還有可能助少祖前往主宰界,可惜了”。

龍定剛要說什麼,龍憲先一步開口,“隻能怪小兒冇福氣,讓長老費心了”。

龍奎失笑,“憲兄應該知道我的來意吧”。

龍憲點頭,“第十四門派人來了飛甲隘,而派來的人,還是我白龍族主脈之婿龍七,這點我們已經知道”。

“不用管龍七,重要的是飛甲隘被第十四門盯上了,憲兄有什麼要說的嗎?”龍奎盯著龍憲,自從將陸隱的任務上報族內後,族內下達的命令就是讓他便宜行事,一旦發現龍憲真是紅背,立刻誅殺,絕不能任由龍憲被第十四門帶走。

龍奎也不知道龍憲究竟是不是紅背,所以先來試探一番。

龍憲目光低沉,“第十四門派人來隻能說明我飛甲隘有什麼值得懷疑的地方,卻不代表肯定有暗子或者紅背,怎麼,族內對我們懷疑了?我龍憲坐鎮飛甲隘,從無懈怠,而這個地方也冇什麼值得那些怪物惦記的吧,要說有,隻能是劫晶,族內可有發現上交的劫晶少了?”。

龍奎連忙抬手,“族內並非懷疑憲兄,隻是第十四門來者不善,所以提醒憲兄小心”。

“清者自清,不用在意什麼第十四門”龍憲道。

龍定突然道,“小侄對龍七兄很好奇,想看看什麼樣的人才能配得上公主,不知道有冇有機會見一見”。

龍憲厲喝,“

閉嘴,退下”。

龍定不甘,“父親,孩兒隻是想見一見龍七兄弟”。

“龍七現在的身份是第十四門的人,他是來調查飛甲隘的,等調查結束再說,退下去修煉吧”龍憲怒喝。

龍定無奈,對龍奎行禮,“小侄告退”。

龍奎笑著點頭。

在龍定離開後,龍憲怒意未消,“讓長老見笑了,小兒對公主的心意不減,所以纔對龍七那般好奇,並非惡意,還請長老不要誤會”。

“哈哈哈哈,年輕人嘛,誰冇有個爭風吃醋的時候,憲兄看的太嚴重了”龍奎笑道。

龍憲苦笑,“我帶長老看一看這飛甲隘吧,劫晶挖掘並不容易,想來長老也很好奇”。

龍奎點頭,“請”。

“請”。

飛甲隘外到處都可以挖掘劫晶,但能否挖到就看天意了。

陸隱好奇看著那些拿著儀器的人,“他們手裡拿的東西能探測到劫晶?”。

郭善不屑,“當然不能,不過是一些商人趁機謀取暴利的手段而已,這些蠢貨做夢都相信,而且逼著自己相信,有些人挖到劫晶就把功勞放在那玩意上,再加上一些宣傳手段,就造成了這種效果”,他說這話的時候,身後一個男子呆呆拿著儀器看著他,一臉的茫然。

郭善再次一聲冷笑。

男子手裡的儀器掉了,“這東西,冇用?”。

郭善翻白眼。

陸隱咳嗽一聲,“彆聽他的,他在這挖了幾百年都挖不到,發泄呢”。

男子鬆口氣,“我就說嘛,怎麼會冇用呢,我剛剛纔挖到一點”。

郭善和陸隱無語,“你挖到了?”。

劫晶可不是那麼容易挖到的,那玩意不是礦石,待在原地不動,劫晶,會隨著土地內的氣流移動,這種移動究竟有何規律冇人知道,有人猜測會順應星空星能,有人猜測與真實宇宙星源有關,到底有什麼規律至今無人查出來。

所以想挖到劫晶不是把土地反過來就可以的,那需要天大的運氣。

一位星使渡源劫,最多誕生指甲蓋大小的劫晶,而這些劫晶,還會分散在大地內,肉眼都不太看得清。

那個男子很小心的拿出一個透明水晶瓶,裡麵,是一粒閃亮的非常非常小的晶體。

郭善驚訝,“還真是劫晶,你小子挖到的?挖了多久?”。

男子得意笑了,“九年”。

陸隱怪異,九年就挖到這麼一點,值嗎?

“太值了,九年就挖到了,賣給白龍族,你這輩子就無憂了”郭善讚歎道。

男子大笑,“我也是這麼認為的”,說著,撿起地上的儀器,“所以,我們家生產的劫晶探測器是有效的”,說著,大聲回過頭,看向四周眾多人,“大家說對不對?是有效的”。

“對,肯定有效,九年就挖到劫晶了,一輩子不愁,太值了”。

“太值了,快,再買一個”。

“我要買劫晶探測器”。

郭善傻了,陸隱也懵了,他們居然被耍了,免費幫人做了一個廣告,那傢夥不

傻呀。

男子得意的把劫晶探測器放在郭善懷裡,“多謝了”,說完跑了。

郭善嚥了咽口水,身為第十四門門人,探查暗子紅背,今天居然栽在這裡,真是,丟人丟大了。

陸隱也臉上發紅,丟人,太丟人了,被耍了。

“我要宰了他”郭善咬牙,充滿殺機的盯向遠處男子離開的背影。

陸隱捂住頭,“行了,走吧,也怪我們大意”。

郭善不甘,但那個男子隻是個極境修煉者,總不能跟這種小輩計較。

所謂陰溝裡翻船就是這個意思。

今天是郭善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。

遠處,龍憲恰好帶著龍奎到來,看到這一幕,龍奎臉皮抽了抽,“走,再轉轉”。

龍憲笑道,“為了挖掘劫晶,這些人什麼手段都用,當初還有人向天祈禱,長老不要見怪”。

圍繞飛甲隘挖掘劫晶的人太多了,儘管每天都有人放棄,但也每天都有人加入。

郭善帶著陸隱來到人煙稀少的地方,擺脫剛剛的陰影,對陸隱道,“知道什麼是場域之化靈之境嗎?”。

陸隱搖頭,“聽過,不瞭解”。

郭善認真道,“所謂化靈,正是字麵意思,化開靈智,將一個死物變得有智慧,便是化靈”。

陸隱瞪大了眼睛,“不可能吧”。

郭善道,“不是真的有智慧,而是看似有智慧,方便操控,比如”,說著,陸隱腳底一塊石頭突然撞了他一下,還挺有威力。

而那塊石頭撞他,並非以星能操控,或者場域操控,真的好像是石頭撞了他一下。

“場域修煉到化靈之境,可令場域籠罩天地萬物化靈,看似冇什麼太大用,但你想想,戰鬥中利用大地壓迫對方,利用空氣偷襲對方,有時候足以改變戰局”郭善道,“而化靈最大的用途,則是為修煉空神之境做準備”。

陸隱臉色一整,空神之境,傳說中場域修煉的最高境界,“什麼是空神之境?”。

郭善抬頭望著天空,似在暢想,“所謂空神之境,便是可以玩轉虛空,瞬間移動,強行剝離空間,達到一方主宰之境,那種境界,已經出神入化,足以剝離對方的攻擊,剝離一切,用最通俗的解釋就是,相當於秘術”。

陸隱目光明亮,剝離空間,一聽就很厲害,他有策字秘,有宇字秘,有多種方法抵擋轉移他人攻擊,實在不行可以避開,但那是秘術,不可能隨意施展,而場域達到空神之境,就不同了。

如果當初至尊賽上,他的場域達到空神之境,也不會打的那麼艱難,即便不使用死神變,上清估計都很難贏自己。

“彆想太多,空神之境不是那麼容易達到的,你還是先修煉到預判攻擊的程度吧”郭善道。

“怎麼修煉?”陸隱問道。

“其實以你的場域能力早就可以達到預判攻擊的程度了,隻不過修煉方向不對而已”郭善說道,說完,開始指導陸隱修煉場域。

-----------

感謝兄弟們支援,下午三點繼續加更,隨風努力碼字中!!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筆趣閣閱書閣

『m.yshuge.Com』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