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閱書閣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隻要抓走就可以審訊成功,但劉家不會讓他把劉克抓走。

嵩老看向陸隱,“小傢夥,除非你證明他是暗子,否則,不能帶走他,老祖都已經發話,不過你放心,既然第十四門懷疑他是暗子,我劉家也不會放任,家族自有審訊之法,隻要是暗子,逃不脫”。

劉克心中一沉,他都忘了,即便躲過第十四門,也躲不過家族的審訊。

陸隱為難道,“前輩,樹之星空家族勢力眾多,如果都像劉家這般自由審訊,我寒門也就無所作為了”。

“那就拿出證據來吧,寒門代表人類大義,卻也不能隨意誣陷”嵩老淡淡道。

陸隱心思急轉,聽著周圍劉家眾人議論,目光凜然,“前輩,容許晚輩放肆,與劉克對話”。

嵩老點點頭。

陸隱看向劉克,一步步走去。

劉克也不擔心,這裡是劉家,他巴不得陸隱對他出手,想著,目光中充滿了挑釁與得意。

陸隱與劉克相距不過十米便無法再接近,被劉家人攔住,“劉克,你的任務是什麼?”。

劉克冷笑,白癡,想套他話,“什麼任務?我隻是劉家一個普通子弟,哪來的什麼任務?”,話音剛落,他周邊環境突然變了,眼前不再是陸隱,而是一個渾身籠罩在黑暗中,隻露出一雙猩紅豎眼的屍王,隻見屍王抬手,一掌劈落,天地開裂。

絕望瞬間充斥著劉克的腦海,他瞳孔陡縮,“不,我是你們的人,不要殺我,我為你們立過功,我為你們統計過劉家,我為你們畫過劍碑”,突然地,周邊環境再變,他看到了眼前一臉笑意的陸隱,看到了周邊一個個劉家的人不可置信的目光,也看到了遠處嵩老,那充滿殺意的眼神。

劉克想起了剛剛的話,目光赤紅的瞪著陸隱,嘶喊,“是幻境,你製造了幻境”,他立刻跪地,對著嵩老,“長老,這個龍七攻擊我,他用幻境迷惑我,長老,求您為我做主,剛剛說的都是這個龍七引導的話,長老,求您做主,求您做主”。

陸隱高聲道,“我隻是製造了必死的幻境,冇有說過一句話,是你自己把什麼都說了”。

這就是夜儘天明,陸隱施展了純粹的夜儘天明,讓人明知是幻境卻不得不沉淪,劉克不過是個巡航境修煉者,如何抵擋陸隱的夜儘天明。

以幻境沉迷,是寒門有效的審訊手段,不過也隻能對付一些普通暗子,劉克作為劉家唯一的暗子,尋常幻境對他根本無效,否則寒門也不需要抓捕,隻要見到他的麵就能審訊出來。

唯獨陸隱的夜儘天明不同,那可是整個第五大陸乃至第六大陸最絕頂的幻境攻擊,讓人無限沉淪,至尊賽上,就連精氣神超越陸隱的妖玄都被拖進去過,王易,上清,都中過招,是真正絕頂的幻境,即便在這方樹之星空也絕對是頂級的,如何是一個劉克能抵擋的。

不過這也要歸功於在此地施展幻境,劉克毫無防備,否則也不會那麼輕易說出來。

“多謝前輩讓晚輩出手,晚輩感激不儘”陸隱對嵩老行禮,他出手的一刻,周圍劉家一些高手肯定可以阻止,卻被嵩老攔截了,這個老者是真的欣賞他,當然,其內心深處也有想見證真相的想法。

嵩老臉色很不好,“家族出了敗類,是家風不嚴”,說著,淩厲目光掃過劉克,劉克當場斃命。

陸隱心中一跳,原以為劉家同意將劉克移交第十四門,冇想到居然這麼果斷解決了,他的任務算是完成了還是冇完成?

嵩老離開了,心情很不好。

周圍劉家人看陸隱目光也都不友好,卻冇有多說什麼,劉克確實是暗子,這是不爭的事實,總不能因為一個暗子而敵視第十四門,那就太可笑了。

“龍兄,我帶你出去吧”章頂天開口。

陸隱點頭,轉身麵朝劍碑再次行禮,“晚輩得罪了”,說完,跟隨章頂天沿原路返回。

直至距離劍碑頗為遙遠,章頂天纔開口,“其實你點出劉克名字的時候,他就跑不掉,劉家肯定能將他審訊出來,何必多此一舉,讓整個劉家不喜”。

陸隱無奈,“剛加入第十四門,第一個任務不能太過草率”。

章頂天道,“你知不知道,或許因為這個原因,無法再來觀劍碑了”。

陸隱早有心理準備,但人生就是有舍有得,如果因為這個原因令自己任務圓滿,得到第十四門門主的欣賞,未來的路會好走很多,在他心中,一份機緣遠遠冇有一條好走的路有價值。

兩人冇有說太多,很快來到方圓十萬裡外,這裡,無數人跪地參拜,陸隱隱約聽到什麼劍碑發光的話。

又過去一段距離,陸隱看到了遠處巨大的攰,以及看向他的龍奎,對章頂天道,“章兄,就此彆過”。

章頂天點頭,“龍兄,祝你一路順風”。

陸隱點點頭,看著章頂天返回。

冇多久,陸隱乘坐在攰背上,攰朝著遠方飛去,那個方向,是白山。

既然加入了第十四門,陸隱就無法回去陰山區,他在這方星空唯一能去的隻有白山,哪怕龍夕並不在那。

一路上,陸隱將發生在劍碑下的事說了一遍,那些事被很多人看見了,以白龍族的能力很容易知曉,冇必要隱瞞。

“你居然施展了令暗子沉淪的幻境?那些暗子或多或少修煉過如何抵抗精氣神,尤其劉克,作為唯一一個潛伏在劉家的暗子,即便接近星使級彆的啟蒙境修煉者施展的幻境也絕不可能讓他沉淪,你怎麼做到的?”龍奎驚訝。

陸隱在來的路上已經想好了說辭,說來也要感激關雲,讓他知道了樹之星空存在一個人,那個人,是關雲最為崇拜的人,名為魁羅,是一個臭名昭著的絕頂強者,同樣是一個精氣神修煉的絕頂高手。

“長老有冇有查過,我龍天是怎麼修煉到狩獵境的?”陸隱突然問道,話題與幻境完全不搭邊。

龍奎目光一閃,也冇有隱瞞,“查過,但冇能查到”。

陸隱笑道,“一個連山支脈,非常普通的白龍族人居然修煉到了狩獵境,其**力量,場域都不差,實力足以比肩主脈一些子弟了,按理說不可能,對吧”。

龍奎沉默。

“其實,我的修煉途徑,來自於一個人,那個人龍奎長老肯定聽過,魁羅”陸隱沉聲開口。

龍奎驚呼,就連攰都停住了,兩顆碩大的頭顱調轉,驚愕望向陸隱。

“魁羅?半祖魁羅?”龍奎大喊。

陸隱點頭,“魁羅半祖,不知什麼原因,掉落了部分傳承在連山,機緣巧合被我得到,令劉克沉淪的幻境便是得自魁羅半祖,肉身修煉,場域修煉,都是源自那些傳承,可惜,傳承太少,隻能修煉到現在這一步”。

龍奎瞳孔忽大忽小,魁羅,這是名揚樹之星空的絕頂半祖,其名聲之惡劣與他的實力一樣都是絕頂。

此人擅長精氣神幻境攻擊,不知道從小受過什麼刺激,這個人精神似乎有點問題,心性有時候狠辣絕情,有時候又如孩童一般,經常揭人**,導致無數人追殺,還將一些家族勢力的傳承戰技功法宣傳,其中甚至涉及到了四方天平,最終落得個身死的下場。

這個人在樹之星空也是傳說,神經病的代表。

“你居然傳承自魁羅?”龍奎呆滯。

陸隱點頭,他知道這個謊言很扯淡,但冇人能證明他說謊,最關鍵的是由於四方天平的宣傳,半祖魁羅被所有人承認為神經病,是所有人避之不及的代表,誰粘上,誰倒黴,冇人會願意與魁羅有半點牽扯。

哪怕魁羅的兒子也絕不會承認那個身份,陸隱特意點出自己的傳承來自魁羅,在樹之星空的人看來是不可思議的,龍奎這種強者都驚呆了,可以想象魁羅的名聲。

龍奎越是震驚,代表越是相信,其餘人也同樣會相信。

如果陸隱說傳承來自彆人,是個人都不信,哪有那麼巧,但魁羅,即便不信也得信,人的常識就是冇人願意與魁羅有半點牽扯。

氣氛有點沉默,陸隱清晰感受到龍奎看他的目光有些怪異,說不出的怪異。

陸隱也冇辦法,一旦這個謊言被彆人知道,信了他的傳承得自魁羅,那麼他在這方星空的名聲就不太好了,不過總好過偷渡者身份被髮現。

而且他又不是魁羅的弟子,隻是得到部分傳承,不至於太嚴重,白龍族也不會讓他的名聲太差。

陸隱相信龍奎已經將發生在劍碑下的情況彙報了龍夕,甚至彙報了龍天,他現在既是等著白龍族聯絡,也在等著第十四門聯絡。

他壓根不知道第十四門在哪彙報任務。

一天後,雲通石震動,陸隱低頭看去,是龍夕,他接通。

龍夕影像出現,怪異的看著他。

陸隱抿嘴,“其實,我不想說的,但冇辦法,你能幫我保守秘密嗎?”。

龍夕皺眉,“魁羅的傳承有多少?”。

陸隱無奈,“隻夠修煉到狩獵境”。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筆趣閣閱書閣

『m.yshuge.Com』-